2005-2014年因「集會遊行法」二審刑事終結案件:016-020

2005-2014年因「集會遊行法」二審刑事終結案件:016-020

★本資料由台灣人權促進會集遊權判決書志工小組彙整

裁 判 字 號

097年度上易字第1962號

地 點

臺北火車站南廣場前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9:52
10:52
11:26

集 會 規 模

60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為紅衫軍自主公民協會理事長,未向主管機關中正一分局申請許可,即於民國96年10月10日9時52分許至同日11時26分許止,召集群眾約60餘人,至臺北火車站南廣場前,以手持布條或國旗之方式集會,參與群眾並穿著印有「中國心、蕃薯情」白色上衣、戴紅色帽子,經現場指揮官舉牌,且以擴音器要求其解散,惟被告仍置之不理,集會群眾並駕駛車牌號碼7723-HA號宣傳車遊行,指揮官遂於同日11時26分許第3次舉牌「制止」,並以擴音器要求其立即解散,惟被告仍率眾集結上址拒不遵從。

法 院 見 解

被告帶領紅衫軍自主公民協會成員所為之本次集會,係利用慶祝國慶日之集會活動,在合理範圍內表達其訴求、行使其言論自由,尚無違反法令之行為,應予尊重,而被告亦非警方第3次舉牌「制止」之對象,故無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集會經制止而不遵從之犯行。此外,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規定之犯行,揆諸首揭規定及說明,本案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原審因而為被告甲○○無罪之判決,經核並無不合。

裁 判 字 號

097年度上易字第2757號

地 點

立法院 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南棟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6:40
16:35
16:37

集 會 規 模

百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第30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原告均無罪,原判決撤銷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O、乙OO、丙OO、丁OO均係中華民國第5 屆立法委員,因不滿中選會即將公布之第11屆總統、副總統選舉結果,未經申請許可於同日中午約12時20分至40分間,分別或偕同委員助理及各百餘名支援民眾或由群眾伴行,自立法院群賢樓前步行至濟南路,與2 輛大型遊覽車載運至濟南路下車之群眾,前往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即「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南棟前庭集結。其間,被告等人向群眾發表演說,由委員助理或不詳姓名人士帶領群眾高喊口號,被告甲O、乙OO、丙OO獲許可進入中選會會客室後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隨後,被告等人向民眾發表批評中選會委員等公務員或他人及中選會公署之言論,並鼓譟民眾衝入辦公大樓一樓大廳,現場指揮官王嘉衡於下午4 時30分、4 時35分、4 時37分許,分別完成舉牌警告、舉牌命令解散、舉牌制止等程式,自下午5 時許起至7 時40分間,民眾又多次與警方發生衝撞、推擠,在1 樓前庭叫囂、揮舞標語及國旗,並使用彈弓突襲或向警員撥灑紅油漆,竄入1 樓大廳內之群眾大肆破壞,約下午7 時40分及50分中選會工作人員在警方保護下張貼第11任總統、副總統當選公告,沈OO、被告甲O等人要求王嘉衡以麥克風向群眾呼籲回到凱達格蘭大道,至翌日清晨5 時許,仍有近百名群眾滯留現場。

法 院 見 解

公訴人前揭所指被告甲O、丙OO、丁OO涉有違反集會遊行法之罪嫌,所舉之事證,尚有可疑之處。本院依憑卷附證據,尚無從得出毫無合理懷疑之有罪確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3 人犯罪,揆諸前開說明,本於罪疑惟輕原則,自應為被告3 人有利之認定。原審不察,遽為被告3 人有罪之判決,尚有未洽,被告3 人上訴意旨,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非無理由,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丙OO、丁OO部分既有上開可議而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丙OO、丁OO部分撤銷,另為被告3 人均無罪之判決。

裁 判 字 號

098年度上易字第2770號

地 點

臺北市大安區○○○路○ 段126 巷1 號萬象大廈之停車場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N/A/p>

集 會 規 模

數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30條、刑法第309條、第310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係臺北市大安區○○○路○ 段126 巷1 號萬象大廈管理委員會之副主任委員,亦係該大廈10樓之9 住戶,於96年5 月10日中午9 時至12時許,與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數人,未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亦未經南華公司之同意,在南華停車場內,以舉行萬象大廈住戶大會為名,由前開數名不詳之人以或坐或躺之方式集會,被告甲○○復於停車場周邊懸掛「住戶繳稅、建商霸佔營利、天理何在」、「抗議市府官員濫用職權,圖利建商、長期損害住戶權益」、「停管處漠視法律、圖利建商、剝削住戶」、「建商長期侵害住戶權益、市府官員是幫兇」等抗議標語布條、公告,且以邀請多家電視台採訪及拍攝出南華停車場現場畫面及告訴人南華公司之停車登記證,並發出其上載有「過分、惡劣建商」等文字新聞稿。

法 院 見 解

本件被告為萬象大廈的住戶之一,告訴人公司作為經營停車場之用地,確屬萬象大廈住戶共有之法定空地,且地價稅由全體住戶依區分所有權比例繳納,但卻由告訴人公司獨享收益。被告認為此顯有不公,為維護其個人及全體住戶之權益,以及對臺北市政府處理之不服,而進行抗議,應屬其維護個人及住戶權益之言論,其表達個人意思之權益,應予保障。縱其批評內容用詞遣字尖銳,足令被批評者感到不快,難認其主觀上有何公然侮辱、誹謗之犯意。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主觀上有何公然侮辱、誹謗之犯意,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裁 判 字 號

098年度矚上易字第1號

地 點

總統府國慶管制區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一、951010
1.對壬○○
8:00
9:07
9:27
11:50

2.對丁○○、辛○○
9:00
9:15
9:30

3.對甲○○ 9:10
9:25
9:50

4.對癸○○ 9:28
10:18
10:23

5.對戊○○、己○○
10:07
10:09
10:11

6.對戊○○、乙○○、庚○○
16:27
16:29
16:35

7.對壬○○
17:40
17:49
17:58

二、951103
20:35
20:37
20:40
21:30
21:40
22:45

集 會 規 模

951010:N/A
951103:約一千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戊○○於民國95年8月11日發起一人百元之「百萬人反貪倒扁行動」,於同年九月間成立「反貪倒扁總部」,擔任總指揮之職務,並於同年九月底決定發起「天下圍攻」活動後,與被告壬○○、己○○、乙○○、庚○○、辛○○、丁○○、癸○○、甲○○等人,未經申請許可,召集群眾於總統府國慶管制區○○道路而為違法集會與遊行。

被告丙○○、甲○○、辛○○等人,於95年11月3日因前總統陳水扁之妻吳淑珍遭檢察機關以貪污等罪嫌提起公訴,為帶領群眾至總統府前要求前總統陳水扁下台,遂於同日晚間八時許,在原以「反貪腐、罷免總統」為主旨,經申准於臺北火車站交七廣場舉行合法集會會場聚集群眾,以言詞鼓動群眾約一千餘人,跟隨渠等以徒步遊行方式,行進至未經申請核准之集會地點即臺北市○○區○○路、凱達格蘭大道口,沿途由丙○○、甲○○、辛○○登上倒扁總部之指揮車,以擴音設備號召、指揮群眾行進,直至翌日上午五時許,警方以強制力驅離群眾,群眾始逐漸散去。

法 院 見 解

1. 未違反集會遊行法第二十六條之比例原則
「臺北市政府以總統府周邊本為集會遊行之禁制區,而當時國慶籌備委員會在該區域附近籌辦國慶活動,考量工程期間,暫停准許總統府周邊集會遊行活動,因此不予許可倒扁總部於該路段集會遊行之申請,已公平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國慶活動順利舉行之法益均衡維護,並未違反集會遊行法第二十六條揭櫫之比例原則。」

2. 事前協調會議非報備
「被告等雖辯稱倒扁總部曾於九十五年十月六日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進行協調會議,會中時任臺北市政府警察局長王卓鈞已同意紅衫軍於九十五年十月十日之集會遊行,並向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就當日集會遊行活動完成報備云云......顯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與紅衫軍幹部進行協調會議之目的,係在於溝通如何維持現場秩序,中正第一分局在協調會議中並未因此核准倒扁總部於九十五年十月十日在總統府周邊集會遊行之申請,亦不得以此即認係倒扁總部於事前已向主管機關報備,被告等此部分所辯,均非可採。」

3. 無法認定被告癸○○在場參與集會遊行並不遵從解散命令
「被告癸○○堅詞否認其當時正在該處,而原審依職權勘驗蒐證錄影光碟,畫面中並未見到被告癸○○出現,此有勘驗筆錄一件附卷供參,則被告癸○○在警方舉牌當時是否有公訴人所指在場參與集會遊行,並見聞員警舉牌之解散命令後而不遵從的行為,尚非無疑,自難遽為被告癸○○不利之認定。」

4. 依現場情形被告難以知悉舉牌命令,是否有明知故違該等處分而不解散之犯意有所疑義
「被告壬○○、丁○○、辛○○、甲○○、戊○○、己○○、乙○○及庚○○固有如前述所示各時、地參與集會遊行,且警方在各該現場均為警告、命令解散及制止等處分後,仍繼續集會遊行而未解散之行為。......綜上事證及說明,當時各該現場之集會遊行人數眾多,人聲鼎沸、噪音吵雜的情形,實甚明顯。而員警前揭舉牌之通知方式,及各該警告之行政通知,命令解散及制止之行政處分,以證人陳功輝所稱距離被舉牌對象五公尺為最近,且因該蒐證人員吳東儒為收錄現場指揮官舉牌時宣達之內容,乃靠近現場指揮官身邊,但仍因現場群眾高喊口號等,致人聲鼎沸、噪音吵雜,造成靠近現場指揮官身邊之蒐證人員吳東儒二次舉牌時均無法清楚收錄現場指揮官所宣達之內容,更遑論當時距離現場指揮官更遠之被告戊○○等人,妄求希冀其能聽悉該宣達內容。至其他所述距離與被舉牌通知之對象及群眾較遠之現場指揮官,雖現場蒐證收錄其等所宣達內容較為清楚,然此應可推認係因遠離高喊口號群眾之緣故,益難期其等宣達內容為群眾包圍並持續高喊口號等之被舉牌通知對象所清楚聽聞。再者,被告等被舉牌通知時之天色、所處位置、距離、面向、有無遭群眾包圍、交談、及其等與舉牌人員間有無障礙物等,均足影響被告等能否清楚觀見警方所舉牌面告示事項,部分證人前雖以主觀推測被告等應可看見,惟依上揭被告等被舉牌通知時,或遭大批群眾、手持攝影機之記者包圍、或現場指揮官亦無法確認其是否在現場、或不知其等身在何處、或被告等當時並非面向舉牌方向、或其間遭貨車阻隔、或天色已昏暗等,均難得以確認被告等是否已確實、完整接受警方舉牌告知之訊息。從而,被告壬○○、丁○○、辛○○、甲○○、癸○○、戊○○、己○○、乙○○及庚○○等人是否有明知故違該等處分而不解散之犯意,甚堪疑義。」

5. 被告丁○○、辛○○、甲○○、乙○○、庚○○、癸○○等人依證據難認為首謀
「查依倒扁總部製作之十月十日天下圍攻工作手冊中,......,可知本次倒扁總部號召之九十五年十月十日『天下圍攻』集會遊行活動,參與人數眾多,則列名於通訊錄者是否均有參與該次集會?且就當天集會所發生的狀況為共同謀議?仍應有其他積極事證以證明之。而參諸被告戊○○於九十五年八月十一日發起一人捐款一百元至特定帳戶之『百萬人倒扁行動』;被告戊○○、壬○○、己○○、共同被告李新、范可欽於九十五年十月七日共同召開記者會,被告戊○○、壬○○、共同被告范可欽、盛治仁於九十五年十月八日共同召開記者會,被告戊○○、壬○○、共同被告魏千峰、李永萍、范可欽於九十五年十月九日共同召開記者會,則僅可得確認本件召集群眾參與集會遊行者僅被告戊○○、壬○○、己○○等人,至其餘列名上揭天下圍攻工作手冊之人員,究係經該團體謀議後推由被告戊○○、壬○○、己○○等人召開記者會公開召集群眾?抑或單向受被告戊○○、壬○○、己○○等人一時委託而參與維持現場秩序?卷內並無相關證據可考,則在被告丁○○、辛○○、甲○○、乙○○、庚○○、癸○○等於警詢中均堅決否認現場群眾為其等召集,及現場群眾幾乎均已穿著紅衫,顯均應被告戊○○、壬○○、己○○等人上開記者會等號召而來,且依原審勘驗各該現場蒐證錄影光碟可知,渠等確有維持秩序之舉,亦未有任何明示或暗示現場群眾繼續滯留現場抗爭之語,則公訴人僅以前揭為解散命令時在場且為員警認識之人,即逕予推論被告丁○○、辛○○、甲○○、乙○○、庚○○、癸○○等人就前揭九十五年十月十日『天下圍攻』之集會活動均為首謀,實屬率斷。」

6. 警察未使民眾知悉此集會遊行為非法而非屬無須申請許可之喜慶活動,其解散命令不符比例原則之適當性
「另參酌前揭歷次記者會之內容,被告戊○○等人乃一再強調『天下圍攻』活動絕非非法活動,是群眾參加國家慶典,順便對陳總統表達異議,不需申請核准等情,而依原審勘驗各該現場蒐證錄影光碟,亦有群眾高唱中華民國生日快樂、跳舞等行為。......各該現場指揮官在進行警告、命令解散、制止等三次舉牌程式時,猶均未針對陸續前來之群眾明確指出渠等所參與集會,確非屬集會遊行法第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列無須申請許可之喜慶活動,而係非法集會遊行,令使該等群眾能有所知曉而解散,故其等所採取一定時間內僅針對被告等之制止作為,顯難被認屬慶典、陸續聚集前來之群眾釋疑,使其同意散去,以達到解散違法集會遊行之目的。」

7. 舉牌三次間隔過短,難認被告等人故意不解散
「再者,聚眾活動場合之群眾本較盲從,且意見分歧,復因非屬有紀律、有組織之團體,斷無可能因任何人下一個口令即能立時消散,勢必經過一段時間緩衝並佐以其他方式緩和群眾情緒逐步導引始能達到解散群眾之目的,且上開群眾多數原認知係以合法參與喜慶活動聚集,復未經警方提醒此於法不符之情,則解散所需緩衝期間更行延長,是以本件各區現場聚集群眾甚多,警方三次舉牌時間顯然十分短促,亦有可議,均難執此認被告等人確有故意不解散之事實。」

8. 本集會遊行非無所本且訴求引起民眾迴響,警方既已掌握當場情形且集會遊行平和無明顯立即危險本應予以尊重,則警察執法為解散命令已逾比例原則
「另依證人王卓鈞前揭於原審審理時的證述,可知當天維持秩序的警方,均已明確掌握此等集會活動的現場指揮及維持秩序的人員,以及可供人員進出的通路。況且經原審勘驗現場錄影光碟結果,現場群眾僅有高呼「阿扁下台」及比劃倒扁手勢,集會遊行秩序尚稱平和,並無口角或暴力衝突發生。而該次集會遊行時,確有相關貪瀆案件正在偵辦當中,嗣「阿扁」下台亦確經原審法院以貪污罪 判處重刑,目前上訴本院審理中,是此等集會訴求,並非毫無所本。故此集會雖屬未經許可,且或有造成其他民眾之些許不便,但其等訴求在當時確實引起許多民眾迴響,且警方已能充分掌控此等情況,並未造成維持秩序之虞慮,又無任何明顯且立即之危險發生,可見此等不便,仍在民主社會人民所得以忍受之範圍,如前所述,國家自應予以尊重,給予其等表達意見之最大自由空間。然警方在群眾甫聚集時,即密接的為警告、命令解散及制止等處分,且既已事前充分掌控現場情況,當時又無明顯及立即之危險發生,參以證人王卓鈞前揭於原審審理時所述之證詞,可知執法員警僅認此次集會遊行未經申請,即為前揭解散命令,執法時顯然亦未衡酌集會遊行法第二十六條所揭櫫之比例原則。」

9.結論:被告戊○○、壬○○、乙○○、甲○○、己○○、辛○○、癸○○、庚○○、丁○○等所參與於九十五年十及被告丙○○、甲○○、辛○○所參與於九十五年十一月三日之集會遊行活動,未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之罪

裁 判 字 號

099年度上易字第32號

地 點

立法院
行政院
外交部
臺北火車站前
自由廣場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0:35
11:08
11:23

集 會 規 模

約150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有 無 罪

有罪,上訴駁回

量 刑

免除其刑。

理由:1.在政治理念尚不能見容於當道或付諸實現之場合,此種自認淪為少數之意見,常因誤認遭主流民意所淹沒或邊緣化,其行為益流於偏激,言論更趨極端,此時於民主發展較成熟之社會,尤應有更寬容之胸襟,對其表達意見之自由與方式,予以格外之尊重與保障,因為政治之問題允宜由政治方法予以解決,尚無庸動輒即以刑罰相繩。

2.被告甲○○所犯之罪,其法定本刑為2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且被告甲○○甚為年輕,仍在開南大學公共關係管理研究所就讀,為在學學生,對於政治之理念與看法,因自覺未為社會及立法者所接受,從而本於年青人對理想之狂熱與執著,不惜以身試法,核其動機,即有可憫之處,若依法論處罪刑,不免情輕法重。

3.依本件之集會、遊行全程以觀,其過程亦屬平和,並未對交通秩序與社會安寧造成顯著之重大危害,稽諸集會遊行法之立法目的與憲法第23條之比例原則,應非不可寬容,從而被告之行為雖有故意違背法律之惡性,然其行為係出於政治上之原因與目的,與一般之是非、善惡與道德觀念尚非直接相關,從而其於違法性、可罰性之評價上亦應有異,本院認為本件被告之犯罪情節既屬輕微,且顯可憫恕,認為依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仍嫌過重,爰免除其刑,以示矜恤,並勵自新。

事 實 摘 要

甲○○與未據起訴之乙OO、丙OO等3人,未申請核准集會遊行,而於民國97年12月25日上午10時許,由甲○○藉耶誕報佳音為名,率領群眾約150人集會後,持「顧臺灣修選制」、「顧臺灣修公投」等標語、布條、旗幟,由臺北市○○○路1號立法院濟南路群賢樓側門出發,沿路以擴音器喊口號、舉布條遊行,並散發「公投法修法草案要點」、「立委選制之修法要點」等文宣作政治訴求。經警方三次舉牌警告,命令解散,甲○○、乙OO、丙OO仍不聽制止,繼續率領群眾,以擴音器呼口號,並沿途舉布條、旗幟,及散發文宣作政治訴求,由立法院往中山南路北上到監察院、行政院前,後繼續沿忠孝東路往西方向到臺北火車站,再沿襄陽路右轉往公園路到凱達格蘭大道,而前往自由廣場跟靜坐學生致意後,再返回中山南路的立法院,繞行立法院一周後 ,始於同日上午12時15分解散。

法 院 見 解

本件被告甲○○與未據起訴之乙OO、丙OO3人,均明知室外之政治集會須經申請,而警員亦經依法告誡並命令解散,仍不遵從,核其所為,係犯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第1項之罪。又被告與未據起訴之乙OO、丙OO3人間,對於上揭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