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2014年因「集會遊行法」二審刑事終結案件:021-025

2005-2014年因「集會遊行法」二審刑事終結案件:021-025

裁 判 字 號

100年度上易字第709號

地 點

國民黨黨部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4:10
14:20
14:25
14:56

集 會 規 模

400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第30條

判 決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第30條

有 無 罪

被告甲O、乙OO、丙OO有罪,其餘被告無罪,維持原審判決,上訴駁回

量 刑

甲O、乙OO、丙OO各處拘役20天,得易科罰金

事 實 摘 要

甲O係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之監察長,乙OO係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之執行長,丙OO係臺北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三人因不滿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在立法院會期針對「工會法」修正案,未將渠等主張之勞工工會法排入會期修法,以「團結工聯」名義,由甲O為總召集人暨現場負責人,乙OO為副總召集人,丁OO、戊OO、己OO、丙OO則於民國98年12月30日下午1 時許,未經許可,共同招集群眾合計約400 餘人,攜帶旗幟、布條標語及牛糞,共同前往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前,進行集會抗議,庚OO亦於上開時、地參與該次集會,並於到達現場後,受己OO之指派,協助維護現場秩序之工作。甲O、乙OO、丁OO、戊OO、己OO、丙OO帶同群眾到達現場後,即分別持擴音器發表演說,並鼓譟群眾呼喊「要自主、反戒嚴」之口號,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山分局長安東路派出所所長黃全愉擔任現場指揮官,並於同日下午2 時10分許,以擴音器為口頭警告並舉牌警告「行為違法」,劉庸等人置之不理,繼續集會,丁OO、戊OO、己OO並開始向國民黨黨部建築物丟擲牛糞,現場警員隨即逮捕丁OO、戊OO、己OO,黃全愉警員復於同日下午2 時20分許,以擴音器為口頭告知違法並為第一次舉牌「命令解散」,詎甲O、乙OO、丙OO仍拒不解散,繼續集會,黃全愉警員又於同日下午2 時25分、2 時56分許,為第二次及第三次舉牌「命令解散」,甲O、乙OO、丙OO等人仍不遵從,繼續聚集群眾。嗣直至同日晚間9 時許,在場集結群眾始陸續散去。

法 院 見 解

一、有罪部分
「據證人證述(......)卷附之蒐證光碟及勘驗筆錄、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山分局勤務規劃表1 份、『包圍國民黨!重審工會法!』傳單1 紙,堪認被告等人確為違法之室外集會活動至為明確。而被告3 人經現場指揮官黃全愉次3 次舉牌並持擴音器警告、命令解散、制止後仍置之不理,猶於現場輪流持麥克風對在場群眾發言、鼓譟、指揮民眾而不遵從前揭指揮官之行政處分之犯行,有前述勘驗筆錄可憑,是被告3 人集會經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之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罪科刑。」被告甲O、乙OO、丙OO犯集遊法第29條之罪。

二、無罪部分
被告6 人丟擲牛糞之情至為明確,然被告6 人實際上係朝向國民黨黨部丟擲牛糞,又被告丙OO另有朝向車道丟擲牛糞,被告6 人均非朝向執行警員丟擲牛糞,此迭經證人(......)證稱,堪認被告6 人客觀上並無朝向執勤員警丟擲牛糞之行為,且被告6 人主觀上亦無朝向警員丟擲牛糞之故意,而被告庚OO部分,依卷內所附之搜證光碟均未拍攝到被告庚OO有何丟擲牛糞之行為,公訴人亦未提出任何積極證據證明被告庚OO有何丟擲牛糞之情。是尚難僅憑卷內證據認定被告7 人有何公訴意旨所指之侮辱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之犯行(......)而該條文(集會遊行法第30條)所謂行為客體「公署」係指執行公務之官署,即本於法律上之組織與制度,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之執行,即執行職務公務員所屬之公務機關而言。而國民黨既非依法執行公務、執行公權力之官署,自非該當本罪之行為客體,被告等人朝向國民黨黨部丟擲牛糞之行為,雖不可取,然尚難遽認該當集會遊行法第30條之罪。」被告丁OO、戊OO、己OO、庚OO等人未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被告七人未違反集會遊行法第30條。

裁 判 字 號

101年度上易字第2號

地 點

立法院門口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09:50
10:35
11:30
11:35

集 會 規 模

50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OO於民國97年11月19日上午9時許,未依法申請集會遊行,率領群眾約50餘人,前往立法院門口,以「要求立法委員立即修定集會遊行法並監督該案審查進度」為由,率眾繞行立法院,並沿路呼喊「集會遊行法違憲,人權變不見」之口號,且在立法院門口擺設靈堂,以悼念集會遊行法已死舉辦行動劇告別會,經警方於同日上午9時50分第一次舉牌警告,被告甲OO猶率眾繼續繞行立法院呼喊口號,於同日上午10時35分警方第二次命令解散舉牌警告、於同日上午11時30分為第三次之舉牌制止並勸導群眾離開,被告甲OO始於同日上午11時35分,向群眾宣布解散。

法 院 見 解

1.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按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者,處集會、遊行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新台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集會遊行法第28條定有明文。該條規定係對集會『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於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時,科予行政罰鍰之規定。而集會遊行法第29條,係對『首謀者』於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時,處以刑罰之規定,相互參酌,兩者所規範之對象不同、構成要件不同、法律效果亦不同,立法者顯有意區分『首謀』與『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所謂『首謀』應係指於集會現場指揮群眾,居於領導地位之人,其對於該集會之聚集與否應有相當影響權始足當之,應與『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之程度有別。」

2. 系爭規定合憲,不符公民與玫治權利國際公約之抗辯無理由
「學說上對集會遊行法固有正反兩面之不同意見,然於立法未經修正前,人民自仍應有守法之義務。被告選任辯護人雖辯稱;集會遊行法第29條因不符公民與玫治權利國際公約,且逾兩公約施行法第8條規定之法令修正期間,業已失效不再適用,故本件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4款之規定諭知免訴之判決云云,自無可取。合先敘明。」

3. 舉牌警告與命令解散之處分由無管轄權之機關做成,並不合法
「依集會遊行法第3條第1項規定,該法所稱之主管機關,係指集會地之警察分局。是倘集會活動有集會遊行法第25條第1項所列各款情形之一者,集會地警察分局有權得予警告、制止及命令解散,集會活動主謀者,於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始能以集會遊行法第29條規定相繩。依證人林崇志於原審審理時證述:伊係忠孝東路派出所(下稱忠東派出所)所長......,可知當天係由證人林崇志自行決定於何時舉牌警告及命令解散,其事先並未報告主管機關即中正第一分局局長知悉,於執行舉牌警告及命令解散時,亦未取得主管機關即中正第一分局局長之同意。再依卷附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執行「1119」專案勤務規劃表觀之,其上清楚載明現場指揮官為分局長,忠東所所長即證人林崇志僅為第1分區指揮官,其任務項目為負責維護分區之秩序安全,防止群眾脫序違法行為,依勤務規劃表之內容,尚難認中正第一分局局長有何授權證人林崇志得決定何時舉牌警告、制止及命令解散之情形。另依當時客觀情形,該次集會並無暴力、違法等緊急情事,第1分區現場執行指揮官證人林崇志並無無法報請中正第一分局長指示之困難,其未經中正第一分局長指示,於上開時、地3次舉牌警告及命令被告解散之行政處分,即非無瑕疵可指。顯見本件證人林崇志雖為忠東派出所所長,惟並非集會遊行法所稱之主管機關,其未經主管機關即中正第一分局局長指示或同意,即對被告等人該次集會活動為舉牌警告及命令解散集會之處分,尚難認上開舉牌警告及命令解散之處分係合法有效。」

4. 被告並非首謀
「依證人證述可知,被告於事前並未參與該次集會活動規劃,且於集會活動當天,聚集之民眾均是自發參加,並未受被告指揮,證人乙OO、丙OO及丁OO人亦均有手持麥克風發表演說,尚難僅因被告有手持麥克風發表演說,即認被告對當天集會流程居於領導之地位。(......)可知被告當天固有拿麥克風對現場群眾發表演說,並介紹其他演說人,然尚不能因被告有上開主持行為,即認被告為該次集會活動之首謀,又現場民眾及團體聚集原因為何?現場群眾是否係自行起意聆聽被告演說,或自願跟隨被告繞行立法院,均尚有未明,依現行卷存證據,尚無從證明被告對於當天集會之群眾居於領導、指揮之地位,尚難僅因被告有向群眾發表演說及有群眾跟隨被告繞行立法院,即遽認被告為該次集會活動之首謀。」

裁 判 字 號

102年度上訴字第142號

地 點

桃園縣政府衛生局辦公處前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5:10
15:12
15:16

集 會 規 模

50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刑法第136條第1項後段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O、乙OO、丙OO分別為「桃園縣地鐵促進協會」之會長、副會長、總幹事。渠等知悉總統馬英九將於民國99年8月2日下午到桃園縣政府出席「吳鴻麟先生紀念獎學金」頒獎典禮,為使反對桃園縣鐵路高架化之訴求能獲得政府單位之重視未依法事先申請集會之許可,即於99年8月2日14時50分許,以遊覽車載送民眾約50餘人,前往桃園縣政府衛生局辦公處前集會,由乙OO、丙OO手持擴音器、麥克風等設備,以言語表達渠等訴求,代表在場聚集之民眾陳情,其餘民眾則在旁高聲附和。嗣於同日15時9分許,現場有民眾大喊:「馬總統來了」,現場民眾情緒隨之高昂躁動,甲O、乙OO、丙OO均明知現場身著制服之桃園縣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同安派出所所長薛鑑文及多名警員,已自同日15 時10分起即舉牌告知渠等及在場民眾為非法集會,並命令渠等解散,均係依法執行公務之人員,竟仍基於聚眾妨害公務之犯意,不僅未遵從解散之命令,反而於當日15時10分許,由謝新滿、李春輝共同以擴音器、麥克風等擴音設備,鼓吹在場聚集之群眾,一起進入桃園縣政府辦公大樓向總統陳情,因而使在場聚集之民眾,分別以身體、雙手推擠等強暴方式,與在場執勤之警員發生肢體衝突,以此方式妨害警員執行公務。嗣於同日15時16分許,為警當場逮捕。

法 院 見 解

一、集會遊行法第29條部分
本案缺乏積極明確之證據,可資證明主管機關所為第1次舉牌「命令解散」、第2次舉牌「警告」之行政處分,已符合集會遊行法第26條之規定,是縱被告三人主觀上有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之犯罪故意,亦難認渠等所為已該當於該罪之客觀構成要件要素。被告未犯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之罪。

二、刑法第136條第1項部分
依證人證述及現場勘驗筆錄可知,被告三人及其他群眾始終於陳抗區中進行集會未逾越警戒線,亦未攜帶工具或武器,或採取暴力、攻擊等強烈手段。另被告乙OO、丙OO固有在現場發表演說或叫囂推擠之情形,惟其演說及叫囂之內容亦僅是陳述其反對鐵路高架化之訴求,或僅對市政建設表達不同之主張及對警方劃定管制區表達不滿,並未鼓動現場民眾妨害公務,縱有推擠及發表演說之行為,亦僅是陳述其反對鐵路高架化之訴求,而未至強暴、脅迫之程度。此由現場並無員警因此受傷,三角錐及警戒棍亦未被移動或破壞之情形即可明瞭。復參勘驗現場蒐證錄影光碟,在長達近40分鐘之錄影畫面中,被告三人未有自行或與其他在場群眾分工,而對執勤員警、現場物品實施其他強暴行為,或以言語、動作脅迫在場執勤員警之情形。被告未犯違反刑法第136條第1項之罪。

裁 判 字 號

102年度上易字第1235號

地 點

凱達格蘭大道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5:42
15:45
16:00
16:05

集 會 規 模

3000餘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有 無 罪

有罪,上訴駁回

量 刑

處拘役20日,易科罰金

事 實 摘 要

101 年10月28日中午12時許,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召集群眾合計約3000餘人,攜帶旗幟、布條標語及雞蛋等物品,依上開許可集會遊行之路線行進,於下午3 時30分許,集會遊行之群眾進入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與公園路間之凱達格蘭大道時,由甲OO擔任該階段集會遊行活動之總指揮,負責全場活動之指揮,然於下午3時42分許,有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向在場維持秩序之員警丟擲雞蛋,現場指揮官即中正第一分局之分局長方仰寧旋以擴音器向甲OO及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告知:該次集會遊行出現丟擲雞蛋之違法動作,故正式依法舉牌警告等語,並由中正第一分局之員警舉牌「警告」、「行為違法」,後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另有丟擲煙霧棒之行為,於下午3 時45分許,其再以擴音器向甲OO及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告知丟擲冒煙之物品而屬違法行為,故命令集會遊行解散等語,並由中正第一分局之員警舉牌「命令解散」、「行為違法」,請甲OO解散該次集會遊行。然而甲OO仍率眾集結上址,且於下午3 時49分許,在停放於上址之宣傳車上,以麥克風向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表示:「總指揮宣布丟才丟,不要去丟警察,等下我會發號司令,說丟雞蛋再一起丟,不要亂丟」等語,以此抗拒解散命令,於同日下午4 時許,方仰寧遂再以擴音器要求甲OO制止群眾之違法集會及違法行為,並由員警舉牌「命令制止」、「行為違法」,惟甲OO仍於同日下午4時1分許,在上開宣傳車上以麥克風向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表示:「所有的人,現在開始把雞蛋拿在手上,把雞蛋拿在手上,開始丟」等語,指揮群眾丟擲雞蛋,於下午4時5分許,方仰寧復以擴音器要求甲OO制止群眾之違法行為,並由員警舉牌「 命令制止」、「行為違法」,而甲OO均未遵從解散集會及停止違法行為,並在上開宣傳車上以麥克風帶領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高喊「政府混蛋,臺灣完蛋」等口號後,於下午4 時14分許宣布集會遊行活動結束,在場集結群眾、宣傳車始陸續散去。

法 院 見 解

被告明知警方上開4 度舉牌並以擴音器請被告解散群眾,被告猶不解散群眾,亦無任何宣示解散之動作,仍與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繼續停留上開地點集會,直至同日下午4 時14分許,被告於帶領參與集會遊行之群眾丟擲雞蛋及呼口號後,始宣布本次集會遊行活動結束,從而,揆諸司法院大法官解釋之意旨及前開說明,足認中正第一分局針對本案被告為首之集會遊行群眾所為前揭4 次舉牌警告、命令解散、制止集會之行政通知或行政處分,並無違比例原則,核無不當。被告所為犯集會遊行法第29條首謀非法集會不解散罪。

裁 判 字 號

103年度上易字1223號

地 點

新北市政府前之公共場所

事 先 申 請

舉 牌 間 隔

14:55
15:05
15:20
15:25
15:35

集 會 規 模

約40人

起 訴 法 條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判 決 法 條

N/A

有 無 罪

無罪,上訴駁回

量 刑

N/A

事 實 摘 要

被告甲OO係三峽區三鶯部落自救會之顧問,同案被告乙OO新店區十四張捷運環狀線南機廠拆遷戶自救會會長,因不滿新北市政府對於原捷運局承諾補助新店區十四張居民拆遷費用,卻在補助款尚未發放之際,即要求居民於民國100 年11月30日自行拆遷,否則喪失領取補助款權利,未經主管機關申請許可,於100年11月28日下午2時55分許起自號召該自救會之群眾至新北市政府前之公共場所聚集抗議。由被告甲OO手持擴音器向現場居民群眾發表演說,率眾呼喊口號,同案被告乙OO手持擴音器向現場群眾發表演說,率眾呼喊口號,並以在新北市政府西門前靜坐之方式,直至同日下午6 時29分許,始由現場離去。

法 院 見 解

被告、新店區十四張自救會居民、三峽區三鶯部落自救會居民及關心民眾若非即刻舉行集會,恐無法表達其等訴求,若仍苛求被告或與會民眾事先申請主管機關許可,乃係以法律課予人民事實上難以遵守之義務,致其等不克申請而舉行集會時,立即附隨得由主管機關強制制止、命令解散之法律效果,即與憲法保障人民集會自由,及司法院釋字第445 號「憲法第14條規定保障人民之集會自由,並未排除偶發性集會、遊行,許可制於偶發性集會、遊行殊無適用之餘地「之意旨有違。被告無犯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之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